云建钢构 证券代码:839395

NC管理系统 OA办公系统 在线投递简历 报名系统
生于梦,安于幻 ——读《寻李白》有感
发布时间:2018-06-11  丨   阅读次数:2605    字号:】    打印

      李白,这个名字对每一个读过唐诗的人都是再熟悉不过了。他的酒、他的诗,千古以来为人所传唱;他的豪放,他的浪漫,放眼历史却也仅此一人。李翰林不是他,即使盛唐是诗的天下,“诗仙”也不见得适合为统治者效力。看清了,也就好了。

     一首《静夜思》,二十字,即使是一个四五岁的孩子都能对你摇头晃脑地吟咏上一遍。对现在年龄的大家,或许不再愿意将这样的诗挂在嘴边,偶尔提上两句也不过是玩笑罢了。但这样连四五岁孩童都能听懂的诗,难道不是一个奇迹?至今依旧能够有月下独坐的场景自然而然的浮现于眼前,情景是如此的清晰,这是诗仙。

       所谓“仙”,“仙”在这空灵的美感,清晰于眼前,却难以触及,存在于虚无飘渺间,有一面之缘,不过最终也只剩得下一个优美的轮廓。那所谓的“熟悉”,不过也只是几首传唱的古诗,几个成了迷的传说。一个人是能用几个词语就能够概括得了的吗?那个豪放的李白,那个醉酒便能斗酒诗百篇的李白,果真成仙了,以至于当大家要去了解、去“寻”他时,才惊讶地发现,对于他的过去、他的未来,大家竟一无所知。长久以来,作为盛唐诗人的代表,大家读了他那么多诗,总以为对他已太过熟悉,这份“熟悉”和“了解”,会不会太过可笑?倒是有几人能说清“了解”的真正意义。

     他的确称得上是盛唐诗人的代表,代表着那种活在半梦半醒的态度。活着活着就走上了人生的巅峰,又走着走着就醉在了梦中。向前既无先例,向后又成了回忆。立在这荒茫一片之中,连自己大概也说不清。唐代是长安的幻夜,寂静之中突然闪现的一夜盛世烟花,朵朵“开”得空前绝后,杂着牡丹石墨的味道,难以直视,听得麻木,闻失了嗅觉。刚刚沉浸于这般“花天酒地”之中,一切又归于平静。倒是这夜的寂静,在这一场烟火之后,显得更加幽暗冷清。

       怀念啊,总想在这墨黑的夜里找到一点那夜留下的痕迹,这样的想法越强烈,于它的真实的记忆就越少。逐渐将这有棱有角的故事,打磨得只剩下一条平滑的弧线,你越是想它,它就越虚幻,逐渐便成了迷。一场活在过去的幻梦,“代代相传”便成了“神话”。无人能够“救你”,只会越陷越深。最终,他不再是他,长安不再是长安,都成为了一种精神的象征,而并非历史的真实。

     历史这潭水,你越是想在人群里看清淤泥下的过去,越是被搅起的泥沙浑浊了视线,这是身于“潮流”中的无奈。看清眼前不易,寻,更不易。



编辑: 罗纯玲      财务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