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建钢构 证券代码:839395

NC管理系统 OA办公系统 在线投递简历 报名系统
那年
发布时间:2017-07-09  丨   阅读次数:3065    字号:】    打印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犹如白驹过隙,转眼间我已将近24岁。在这花样的年纪里,我走在樱花开遍的小道上,羡慕地看着大人带着孩子外出游玩、拍照,舍不得错过和他们在一起的每分每秒,不禁想起自己小时候,好想回到牙牙学语的年代重温当初的童趣。可是时间无意亦无情,就这样慢慢在指尖缝中悄然流逝,却磨灭不了永存在心中的记忆。

那年我1岁,正是牙牙学语的时候。听妈妈说我小时候学说话比较早,会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妈”,当时可把妈妈给乐坏了。每天我都会跟着爸妈到田坝边玩,回来就和家里养的小狗小玩,似乎当时们是我唯一的朋友了。

那年我6岁,刚上学前班。突然不能自由在田埂边玩着泥巴过家家,要在二三十平米的教室里看着老师在黑板上写着一撇一捺,自己要照葫芦画瓢不断的练习,直至会写自己的名字,然后大声和爸妈炫耀自己有多利害。

那年我12岁,正是升初中的重要时期。当时的我是班级里成绩名列前茅的学习委员,成绩优异但是也调皮捣蛋,个子虽然是班里最矮的却是最凶的,班里的男同学都和我打过架,以至于现在脸上还有当时留下的伤疤。

那年我14岁,正是初二。当时的我热爱运动,每年学校组织的1500米跑步和100米冲刺跑都去参加,虽然每年都是第七名(前6名取名次),但是我总是特别积极去报名学校组织的远动会,认为这将是我初中生活唯一的亮点。

那年我18岁,正值升大学的重要时期。当时我没有买人生中的第一双高跟鞋,没有谈人生中第一个男朋友,没有想着我要去读多好的大学,而是满脑子想着以后我要找什么工作,等我有钱后我要怎么花,却不知常识是改变命运的捷径,于是我颓废了,看着自己那可悲的分数,不知该吃多少悔恨药。

那年我22岁,我找到了让父母放心的工作,找到了一帮对我关心有加的领导和同事,找到了我以后生活的目标。

今年我24岁,看着身边的朋友结婚生子,找工作换工作,我却一直在怀念当年读书那逍遥自在的日子。时间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让人怀念又不能回去,上学时想着尽快工作挣钱,工作时想着读书逍遥自在,就是这么矛盾的度过了24个年头。

那年已一去不复返,今年将重新起航,2017年,值得拼搏。

 

 

                   编辑:张念娥   企业利光检测中心

上一篇:爬西山有感
下一篇:矛盾是相对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