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建钢构 证券代码:839395

NC管理系统 OA办公系统 在线投递简历 报名系统
冬时之秋
发布时间:2019-12-30  丨   阅读次数:656    字号:】    打印

      云南的季节更替从不明显。进入冬月之后,草木微黄,终于才有了几分秋色。

      梧桐最先听见秋声,遥遥传来,便宣告了满街法国梧桐这一年短暂的死亡。枯卷的树叶,像生命尽头的蝶,无可奈何躺了满地。传说梧桐是神鸟凤凰的栖所,只是一年快要过去,树上依旧没有凤凰,只有将融未融的霜。同是天涯沦落人,银杏的散落却壮烈又灿烂。像自身发的光,又像内心压抑许久的火焰,一点一点,将绿色燃尽,忽然间便变成了一树金灿灿的黄,但,这还不够。燃烧吧,这旷久的平凡。再黄一点,再黄一点,变成耀眼夺目的金色,一阵北风呼啸而过,哗啦啦落个干净。

      小时候喜欢捡拾落叶,捡起形状各异的叶子,小心抚平,夹进书页里,一个秋天过完,一本书夹得胀鼓鼓的。捡树叶这个习惯,我至今还保留着。捡起一片树叶,好像能短暂的捡起秋天,只是长大后的我不再固执于所谓永恒,留着指尖的触感,秋叶,还是让它消散在这长长的街道中吧。

      “烤红薯——”拖长尾音的叫卖声在街头巷尾响起的时候,秋冬的美食篇也拉开了帷幕。忍着烫剥开散发着焦糖香的外皮,吃一口香甜的红薯,缕缕暖意从心里散发,呼啸的北风再与我无关了。此外,“烧包谷——”“烧饵块——”的叫卖声与滋味一样不甘示弱,暖洋洋、美滋滋,一团团白色的烟火升起,共同织就了云南秋冬“街头美食三部曲”。家里同样有烟火升起。在冰冷的日子,一家人围着炭火盆,聊着家长里短,烤着糍粑。洁白的糍粑慢慢变软,变胖,拿起来沾点蜂蜜,再配上一大碗煮好的甜酒酿,所有的寒气都驱了个干净。

      郁达夫在《故都的秋》中说起南方的秋,说道“只能感到一点点清凉,秋的味,秋的色,秋的意境与姿态,总看不饱,尝不透,赏玩不到十足。”是的,云南难得见到“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的盛景,红,黄,橙,褐,只是云南秋冬这幅画卷上为数不多的几笔。当大家将镜头推远,将视野放大,这里实则是一望无际的绿。但南方的秋意,早已藏在坚韧地对抗着冰冷、依旧一身傲骨的绿树里,藏在絮絮叨叨又温暖无比的人间烟火里,藏在每一个人感受到秋天的那一刻里。


编辑:李永海  深化设计部


上一篇:
下一篇:也说安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