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建钢构 证券代码:839395

NC管理系统 OA办公系统 在线投递简历 报名系统
愿所有的爱地久天长
发布时间:2019-11-29  丨   阅读次数:828    字号:】    打印

      “愿中国影片阳光普照,愿所有的爱地久天长”,前不久落下帷幕的金鸡奖再次将地久天长推到了大家眼前。《地久天长》这部影片,正如王小帅所言,没有刻意的煽情和制造哭点,讲的只是很长的一段生活,他把整个故事摊平了放在观众面前,至于情感,观众自己体会。

      影片讲述了从20世纪80年代到21世纪30年代间,几组工人阶级家庭的故事,从一个孩子的意外死亡开始,那场事故让耀军、丽云和英明、海燕两家陷入了难以启齿的伤痛和不知所措的关系之中,耀军和丽云决定南下逃离这个地方,并收养了一个孤儿,把他当作自己原来的儿子养大成人。人生暮年时,好友重逢,浩浩(英明之子)终于开口说出了当年的真相,因为自己的虚荣和孩子气的情绪,导致最好的玩伴溺水身亡。

      从一个孩子的夭亡开场,到一个新生命的降临结束,完成了一个苍茫的闭环。但这之中死去的孩子不止一个,刘星的溺亡是一次显性死亡,但其中还有两次隐性死亡让人更加的憋屈和难受,一次是丽云因为计划生育被强制打掉的二胎,一次是耀军和茉莉那次意外,最终也被舍弃。这三场死亡纽结在一起,合力造成了难以愈合的伤口。

      “最悲伤的是时代洪流中可能有千千万万个这样的家庭。”影片中有很多桥段都带着一种荒诞下的悲哀,比如丽云以堕胎不能生育为代价保住了自己的工作还得到了“先进”的名号,但几年后国企改革她也是 因为这个“先进”光荣下岗。又比如耀军得知茉莉有孩子那慌张的眼神和看见小孩是混血儿之后全场莫名的松了口气但又夹杂着一股悲哀的氛围。这种被时代裹挟的无力感,与时代的大背景相连——“大时代下的小人物”,听着就是种无奈的表述。

      整个影片中让我最有无力感的不是耀军丽云的遭遇,是在知道英明拿着刀向耀军坦白之后,故事里没有隐瞒,没有误会,却更加的让人无可奈何。中国人骨子里的隐忍、克制和对磨难的自我消化,他们就像一片叶子,只能跟着水流走。英明后来对新建说起耀军的时候:“他们对我很客气,可找不到能说的话了。”英明的那把刀虽然坦白了事情的原因,也斩断了两家欢声笑语的纽带,斩断到照片都只能折叠起来看。

      “只要活着,就不能讲出来。”这是耀军丽云对浩浩的原谅和保护,也正是这种沉默,在浩浩的心中长成了一棵树,一棵快要将他撑爆的树。而海燕心中的树不比浩浩的小,它长的更茂盛,根系也扎的更深,临死前在丽云耳边说的那句“咱们有钱了,可以生了”,背负了一生的枷锁,但直到死亡,她都没有摆脱。最后浩浩选择说出来,承担后果,“说出来就好了”,是浩浩对自我救赎的解决方式。

      影片的结束落点在所有人都表达了自己的忏悔之后,新生命降临,养子回头,这大概是王小帅导演对这段长长的生活留有的温情吧。养子的回归和影片的英文名so long,my son重新构建出了一个新的开端,人啊,还是得有希翼不是,只要时间够久,无常就会出现。

编辑:陈龙山  利光检测中心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